“排子楼”居民首次有了私家厨房

2018-02-14 16:0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北京东城区后拐棒胡同,一栋老旧的“排子楼”经过3个月的改造已经焕然一新,家家户户不仅第一次拥有了独立的厕所和厨房,连供水系统也都独立了出来。外表漆成淡黄色的4层小楼内满是浓浓的年味儿,居民杨女士拉着社区工作人员不撒手,“过年来我家吃饺子。这个春节和往年不一样,能在真正属于自己家的厨房里包饺子了,心里特别温暖。”

改造后的老楼里,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贴着春联、福字和窗花。左手边一溜整齐的铝材小白门内,飘出阵阵饭菜的香气。68岁的赵锡津推开小白门,将头探进自家的厨房里,只见她的老伴儿周岩斌穿着短袖的T恤,正系着围裙热火朝天忙活着。厨房大约6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内,灶台、油烟机、储物柜一应俱全,台面上摆着剖成两半的鲜鱼、洗净的鲜肉、发好的木耳和西红柿、黄瓜等食材。“年夜饭材料都齐喽,就等下锅了。”周岩斌喜气洋洋地说着。而楼上的厨房里,则传来叮叮当当剁饺子馅儿的动静。

“我们这楼,一层和二层办公,三层住了7户人家,四层住了8户人家,这么多年一直用的是公共厨房和厕所。这还是第一年家家都有了独立的厨房、厕所,能在自己家厨房里做顿年夜饭。”赵锡津捋了捋花白的头发,感慨地说。

“去年你来看看,这楼还完全不是现在这样呢。”东城区朝阳门街道朝西社区环境卫生主任潘巍说,这是一栋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楼,原先属于单位办公室,后来单位将楼内三层和四层的房间分给员工当宿舍居住,每个楼层有一处公共卫生间和洗漱室,楼层内的所有居民共用一个水表。“这种楼被称为‘排子楼’,上世纪50年代那会儿哪有多少楼房啊,这楼房可算高级楼,据说还曾经获得过鲁班奖呢。”

几十年过去了,住在“排子楼”里的居民却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不方便。“水房是过去给办公室的人洗手用的,两溜洗手池子就跟过去养马的马槽子似的,左手边一溜水龙头,右手边一溜水龙头。”周岩斌说,居民为了能做饭,只好将右手边一溜水龙头拆除,在水池子上搭起了各家的灶台。一到做饭的时候,7家人围在公共厨房里团团转,“满屋子都是油烟,面对面都看不清人影。”

几十年来,为了使用方便,居民在公共厕所和厨房里疯狂“圈地”。楼里到处都是居民私搭乱建隔出来的小隔间,上把锁就成了私家的厨房。公共厕所里用不透明的玻璃圈块地儿,安个热水器就成了私人浴室。有的居民下手晚了,干脆在公共厨房里圈起了私人浴室。

居民的实际生活困难被层层反映到社区、街道。街道通过居民议事厅,邀请产权单位、全体居民与社区共同协商,开始讨论改造事宜。“最开始有的居民强烈反对”,潘巍说,有居民“圈地”早,占的地盘大,担心改造后自家会受损失。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趟一趟往居民家跑,做思想工作。“改造不用我们居民出一分钱,改造的3个月时间里没法住人了,每个月还给补贴让我们出去租房住。”周岩斌说,大家一合计,觉得这政策不错,最后都点头同意了改造。

对楼内堆物堆料及违建进行清理;联合自来水、供电等部门对楼内用水及电路老化等问题进行改造;打通公共男女卫生间,为每户设立独立的卫生间;在公共洗漱室内为每户居民建立独立的供水设施和厨房,每户居民单独使用自己的水表……春节前,“排子楼”内焕然一新,每户都拥有了7平方米左右的独立卫生间和厨房。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