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换活法,高管跳槽年度盘点

2018-01-17 08:20 和讯房产

打印 放大 缩小

【人事变动】房企换活法,高管跳槽年度盘点

截至目前,至少有130余位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至少有69位高管离职,其中至少12位总裁级高管离职。总裁级高管离职至少12起,其中有不少是从TOP10房企加盟到中型房企平台。

团跳后,企业大变

2017年,阳光城(000671,股吧)高管团队陆续替换。11月份,阳光城总裁张海民辞职,由碧桂园跳槽而来的朱荣斌担任现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同样来自碧桂园的吴建斌以及原世茂房地产副总裁、执行董事阚乃桂均任执行副总裁,三名高管均有在中海集团/中海地产担任高管的经历。有言论称,随着“双斌”的入职,阳光城此前“高负债”的情况可能改善,其扩张速度也可能更快。

上半年嘉宝集团(600622,股吧)实控人变更为光大集团并更名光大嘉宝后,光大控股首席执行官陈爽兼任光大嘉宝公司董事长,另有10位高管同时履新,意味着“光大系”全面接管嘉宝集团。

巨头房企高管的偏好

袁春:从龙湖转战鸿坤

12月1日,原龙湖集团副总裁袁春任职鸿坤地产集团执行董事、总裁袁春,作为非上市的百亿企业,鸿坤发迹于北京南城的西红门,近几年着力布局环京区域,但随着环境区域受限价、限售等调控政策的影响,等2016年的销售业绩仅在160亿左右,目前鸿坤的土地储备在1000亿货值,两个千亿目标对袁春的压力可想而知。

余英:从保利加盟宝能

自从余英加盟宝能后,鲜有在新单位的消息放出。不过,“预言帝”头衔的含金量丝毫未减。“未来,集体土地上市”——最近其微博置顶的一条去年发布的信息再次吸睛无数。

对市场的预言精准到位,不知从名气斐然的央企离职,加入宝能数月后,余英是否也真的神预言般找到了自己微博上曾说的那句“心目中的大海”。

不过,回归到余英离职这件事本身,或许对行业能有更多的启发。一头是体制机制不那么灵活的大央企,一头是被称为“野蛮人”扩张激进的宝能。一头或因制度僵硬人才流失严重,一头因急切扩张渴求人才。

两个极端类型,考验着余英的适应能力,同时考验着不同企业对“人才”的思考、理解和变通程度。因为“人才”挂钩的往往是企业的小目标。对保利来说,未来三到五年冲击5000亿规模小目标的实现,需要人才;对宝能来说,手持的大片土地如何开发以及如何保持稳定的现金流则是眼下当务之急。

因此,不管余英走到哪儿?不管是从大企业到小企业,还是小企业到大企业?这一个个小目标才是余英真正的“下一站”。

华润、万科、万达的行业高管“输送”

华润和万科也为外资商业地产商输送了高管人才。原上海(楼盘)七宝万科总经理陈俭上半年跳槽至铁狮门担任商业总经理。据了解,铁狮门正在进行上海前滩综合体项目的开发;原华润置地商业地产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陈群生于2017年10月入职瑞安中国新天地执行董事,分管商业。

2017,万达又为商业地产圈输送了多位高管人员。原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王寿庆离职,并任职宝龙地产控股副总裁兼商业集团总经理无疑是个大变化。王寿庆的加入显示出宝龙对于商业、运营、招商的高管人才的需求,也可以看出宝龙对于商业板块的重视。

除此之外,万达集团总裁助理兼金融集团网络数据中心总经理黄春雷入职新城,担任新城控股副总裁。这是继联席总裁陈德力之后,有万达任职背景的又一新城高管。多次任命万达前高管,也显示了新城在商业布局上的野心,旗下商业品牌吾悦广场发展迅猛。

企业的千亿冲刺

新城招兵买马

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9月26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聘袁伯银先生任公司副总裁的议案》,同意聘袁伯银先生任公司副总裁,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任期相同。

和讯房产从公告中获悉,袁伯银,1965年生,中共党员。198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198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工学硕士学位。

袁伯银于1988年参加工作,曾担任华润超级市场(苏州(楼盘))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百安居中国总部副总裁、执行副总裁,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总裁,万科集团副总裁、执行副总裁等职务。2013年自创企业,从事股权投资、投资咨询、并购服务等业务,并为多家企业提供过人力资源管理咨询以及企业管理顾问服务。

罗俊:从泰禾到中梁

如今,中、小型企业的规模化扩张,手段之一是“资本力量”,之二是“人才效应”。两个手段相加,方可实现最大化效益。

罗俊原来在泰禾的职位是财务总监,就是首席财务管理。中梁目前面临的很大挑战就是寻找成本更低的融资渠道,而在扩张的道路上需要大量的资金拿地,所以罗俊的到来正好符合中梁的心意。

此外,当前财务官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发现较好的企业并购机会,尤其是对于其他企业股权的并购,对于像中梁这样的房企来说,财务官的工作做好了,能够发挥企业规模乘数级的扩大。曾经房地产让人眼红红的暴利时代已逝,新的时代下,企业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为了并购的精准、顺利,可能一个项目最终谈下来要走N个来回。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拿地成本高昂、竞争激烈的程度下,三四线城市并购如何成功看准,对中梁等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说,资源拓展部以及并购型人才是当下房地产行业的必备利器。

双斌:从碧桂园到阳光城

时代变了,情形变了,都在往千亿规模冲击的道路上疾走,市场留给企业的空间狭小了,企业高层原本留给属下的耐心、耐性和时间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或许,张海民就是这种情况,阳光城老总林腾蛟为了心目中的那个小目标,用一个张海民换来了团跳的“双斌”组合(原碧桂园的高管朱荣斌、吴建斌)。

新鲜的血液注入,就是为了完成某种使命。“双斌”到来后,阳光城的冲劲儿用数字来衡量的话,就是未来三年,全口径统计下的保底销售安排是1500亿、2500亿与3500亿元。2020年,销售规模、利润率、客户满意度、员工满意度、文化价值观等五项指标都要处于前五。阳光城也正在朝着对标对象碧桂园前进。

由此,我们也不得不说,数字,其实就是时代的产物!从中海到碧桂园再到阳光城,“双斌”的到来,或许,阳光城离这个数字将会更近一些。

任泽平:从卖方分析师到恒大

任泽平入职恒大的新闻传出后,市场对任泽平的关注尤甚。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同时也是一种趋势,那就是地产开发商正在慢慢演变成金融集团。

当然,对于恒大和其他房地产企业来说,这都是跨越性的一步。从恒大的发展节奏,以及紧随国家重点支持的文旅、体育和大健康产业的布局来看,都需要任泽平这样有着十几年宏观经济背景、对市场变化极其敏感且预言准确率又高的重量级经济学家“把脉前程”。从房地产行业来说,在如今变数巨多的时代背景下,每个房企都需要一个“任泽平”。

因此,虽然任泽平从卖方分析师转型去做智库、实体研究,对于经济学界来讲是可以说是某种程度的缺失、是遗憾,以后或许我们很难看到那个高喊“5000点不是梦”的任泽平,也很难看到任泽平吼一声“新周期来了”就引来经济学家“众怼”的壮观场面,但是,这份不平衡又会在实体企业那里得到平衡。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