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售同权被误读 家长交12万元房租押金

2017-07-31 09:03 南方都市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越秀区一对口优质学位的房子,租房押金居然高达12万元。原因在于这是一个家长租客,想租房挂靠户口让孩子获得上学资格。12万元是房东收取的“户口挂靠费”与“学位占用费”。据悉,合同上注明,假如小孩上的是省一级小学,必须给房东12万元;假如是市一级小学,则需8万元;假如是区一级小学,也要支付6万元。

上一周,广州发布了租售同权的租赁新政,一时间有关租房教育权与购房教育权平等的错误解读,迅速传播开来。然而,即使媒体已经在不断澄清,对口学位房上的租售远未同权,租房享受的学位排名低于户籍和购房者两种情况。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没有评价此交易好坏的必要性。不过,从这类租赁现象来看,租售同权的新政出炉后,租赁双方的信息开始出现变化。市场交易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但供需背后各自有着一套信息结构。学位房的背后,无论购买还是租赁,重点从来都不是“房”,而是“学位”。而面对学位本身,双方最终的抉择势必要受到信息、价值偏好等多重因素的影响。

12万元占坑费的存在,说明了市场对优质学位稀缺性的认可。在做出该学位价值稀缺的判断之前,双方都默认了几个条件的稳定。第一,该所房子所对应的优质学位在教育市场中的价值将被长期看好;第二,该房子所对应的学位将长期保持稀缺性;第三,该学位背后的教育模式将始终维持高竞争力。

教育市场中的变化总体并不迅速,但孩子接受教育、获得成长的时间亦很漫长,因此,某种程度上,家长是在下注,期待12万元的付出将会获得丰厚回报。但上述三个条件的稳定性,只要有一个被打破,那么12万元就可能打了水漂。

从去年开始,广州市政府就逐渐放出消息,在今后10余年,广州中小学校规划将达2184所,到2018年底,广州市将新改扩建学校129所,新增学位16万个。新增的学位中,有不少是名校的分校,或引入了外地名校。这一巨变是否会冲击老城区学位房的价值,目前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除了微观层面的学校排名,抛开家庭教育不谈,很多家长对于教育的思考过度功利化、技术化。相当多的家长在追逐学位房之前,并没有真正了解学位房对于孩子一生的意义,主要考虑的都是对提升上名牌大学概率的影响。但现有的基于高考体制的教育路径,在应对人工智能背景下的社会变革,已经出现大量的不适应现象。在教育体制自身暂时无法做出调适乃至改革的背景下,越发迎合这一套体制的参与者,付出的代价将会越来越高,而收获的果实则可能少得可怜。

每一个家庭的财富都是有限的,至少时间是有限的。在教育层面投入的金钱、时间和自身的价值偏好,共同影响着孩子的学习方向与未来成就。但相比时间和教育观念的更替,家长更愿意迷恋金钱的投入效应,包括学位房、补习班、暑期游等。这种过度放大金钱对于教育影响的行为,是教育观念空心化的表现,也是教育市场化助推的结果。由此,一个本来与教育并没有太多关系的租赁新政发布,竟也会催生出12万元学位占坑费的事件来,这大抵也可以算是此时代的一道重要景观吧。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