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刹海酒吧街开始“动手术” 不再鼓励新酒吧进驻

2017-07-12 15:4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什刹海酒吧街开始“动手术”

这几天,伴随着吊车的阵阵轰响,针对什刹海酒吧街的集中整治行动拉开了序幕。“鸦儿渡口酒吧”、 “后海5号酒吧”、 “6.8酒吧”和“疯狂翅吧”4处二层的违章建筑被彻底拆除。未来,什刹海酒吧街商户和居民所搭违建将逐步尽数拆除。记者今天从西城区什刹海街道了解到,由于酒吧数量已近饱和,什刹海地区不再鼓励新酒吧进驻,即使有新商户加入,审批程序也会很严格。

过去时

14年前酒吧街兴起曾引发论战

作为北京新地标之一,什刹海酒吧街自从2003年火起来之后,到现在已经有14年了。

一开始的时候酒吧只有零星几家,用当地老住户的话说,“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年轻人们来了以后很喜欢:“以前想去酒吧只能去三里屯,而且什刹海这儿有水,许多人喜欢在有水的地方漫步、唱歌。”于是,酒吧时尚前卫的氛围,文艺范儿十足的驻唱歌手,伴着波光潋滟的美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经营者和游客。而噪音、垃圾和各式怪异味道也让什刹海的空气渐渐变了味。

“什刹海要不要建酒吧街?”在14年前曾引起过一场论战,反对一方的代表人物,就是著名作家刘心武。他曾表示:“京城惟一的一片野景区就这样即将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我不知道老北京城下次失去的是什么。什刹海原本就是什刹海,你把它弄成秦淮河的模样就失去了它的个性,不伦不类。”

然而,这番言论终究没能抵得过酒吧里的霓虹灯、海豚音和电贝司,在最兴盛的时候,什刹海酒吧街的酒吧数量超过200家。加上其他业态商户,小小的酒吧街足有300多家商户。随之而来的嘈杂和扰民问题则让住在周围的居民苦不堪言。一位70多岁、在什刹海居住超过20年的白大爷对记者说:“每到深更半夜就能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足有百十来辆,都停到银锭桥那头儿了。”也正因为如此,2015年,什刹海落选首批历史文化街区。

进行时

酒吧二层违建被强力拆除

随着首都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的启动,被居民视为顽疾的什刹海酒吧街集中整治全面铺开。位于后海北沿6号、5号、甲6号、3号的“鸦儿渡口酒吧”、“后海5号酒吧”、“6.8酒吧”和“疯狂翅吧”4处二层的违章建筑率先被强力拆除。

记者看到,几十位施工人员挥动着手中的电钻和切割机,拆开二层简易房的顶棚泡沫板,切除钢梁,并在大型吊车的协助下将拆除的材料运至清理卡车上。经过一天的忙碌,总共拆除违建176平方米。什刹海景区治理开墙打洞办公室科长李明告诉记者,这些酒吧二层违建都是商户用来扩大经营、提供给游客用餐饮酒的场所:“平均每个二层都能摆十几桌,拆掉以后就都不让上人了。”

上周日晚上8点,记者在鸦儿渡口酒吧等几处完成拆违的地点看到,二层虽然还有残存的铁架子,但是灯光和桌椅等均已不见,门口的服务员也反复告知游客,以后酒吧只在一层经营。

李明介绍说,自今年3月20日景区治理开墙打洞工作办公室成立以来,两个月时间就全部完成前期的摸底调查,并按照“一户一档”的要求,对酒吧街内经营单位的房屋性质和产权单位建立了档案和台账:“我们了解到,什刹海酒吧街涵盖前海、后海、西海、前海西街等区域,区域内共有249家经营单位,其中涉及公房82家、私房62家、公房私房混合8家,还有单位房55家、自建房30家,暂不营业、不确定房屋性质的8家等等。”李明说。

李明和同事们在与商户逐一约谈的同时,搜集了不少什刹海和银锭桥的老照片,与现有建筑进行比对,并且走访了很多当地的老住户:“我们的工作就是求准确,只有先界定了这些房屋和建筑的性质,拆违工作才能顺利进行。”李明还多次约谈酒吧经营者,鼓励他们自行拆除违建,“商户们都表示理解,只不过有些虽然答应得痛快,拆起来却有些拖延,要不就减缓速度,要不就缩小拆违面积。”

针对这种情况,李明和同事一边继续深入做商户工作,一边对酒吧、商住户二楼平台的栏杆和违法建筑展开不间断整治和拆除,封堵了烟袋斜街西口75号楼下的无证无照和擅自开墙打洞的商户,拆除了运雅、震颤、烈火麒麟等酒吧的二楼违建平台,并督促多处酒吧自行拆除平台栏杆等违法搭建:“到现在为止,已经拆除违规广告牌匾26块,还有很多是商户自己摘下来的。”李明说,明天将再次拆除30多块违规广告牌匾。

将来时

什刹海景区要“静下来,慢下来”

李明介绍说,前期的拆违行动只是序幕,从本月开始,每周都会对酒吧街的违建和广告牌进行拆除:“酒吧街商户多,广告牌多,二层违建更多,我们只能一步步来,至于每家酒吧的一层,则需要根据进一步测算来认定,如果最终认定是违建,也要拆。”

李明直言,由于景区内建筑较多,商户和民居夹杂,因此在未来的拆违过程中仍存在许多挑战:“比拆除酒吧二层违建更难的是一些民房的违建,它们大多是历史遗留自建房,有些已经和正规的民居融为一体了,因此还是要先做居民的思想工作。”

据悉,目前什刹海酒吧街酒吧数量在168家左右。什刹海街道主任毕军东对记者说,目前的酒吧数量已经趋近饱和:“基本是可以用于酒吧经营的地域都用于酒吧了,商业行为导致什刹海地区酒吧过热。”

“特别热闹的酒吧其实并不适合什刹海地区,这里有很多老年人,这个问题很突出,所以我们未来的计划是让什刹海酒吧街的节奏慢下来,整体静下来,新酒吧想再进什刹海很难。”毕军东说。

毕军东透露,尽管什刹海景区整体规划还需要经过进一步调研,但是肯定会在严控数量的同时逐步清退那些风格过于热闹的酒吧,争取在未来两三年内将酒吧数量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让什刹海夜晚拥挤的现状大变样。

至于腾退出的空间,毕军东则表示,将根据什刹海景区“静下来,慢下来”的主旨,整体设计规划,进而对地区业态整体提升:“要找到古都风韵和现代生活的结合点。”

观点

疏解是在帮助什刹海找回自己

北京市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对于什刹海在北京文化中的地位评价很高:“它是北京老城内重要而独特的开放式水城景观,在元大都时期,什刹海就是一个重要依托,北京城就是沿着什刹海划中轴线的,它决定了北京城的格局。没有什刹海,北京城就会失去它的灵秀和灵动,但凡世界知名的大城市,一定要有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以水定城。”

孙劲松直言,什刹海是北京历史文化的集中体现,是北京金名片的重要组成部分。什刹海的商业文化、市井文化和王府文化都是依托这片水域形成的:“什刹海的文化根本上说是静文化,来到这里的人们需要静静地体味,沉浸在其中,酒吧文化是外来文化,不是不可以有,但在‘形态’上应与什刹海文化相融相符,不能‘跳’,应以静吧为主,才有助于展示和体验什刹海独特的魅力。”

民俗专家刘一达著有《走进什刹海》一书,他认为在疏解整治过程中要有所取舍:“现在之所以显得乱,主要是酒吧多,吸引的人多,如果能够挑选一些有京味特色的保留下来,恢复诸如银锭观山等景观,无疑是什刹海景区恰如其分的点缀。”

“商业不是什刹海的代表属性。”对于疏解整治什刹海酒吧街,孙劲松认为这是符合历史发展和文化发展规律的:“其实就是一个度,都要符合什刹海的节奏,不能因为片面追求商业化而让酒吧街在什刹海景区畸形独大,标新立异,这样的疏解是在帮助什刹海找回曾经的自己。”

责任编辑:孔祥妮(QO0003)  作者:张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