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北路腾退32个出租大院

2017-02-24 08:1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昨天(2月23日),在朝阳区平房乡亮马厂,昔日吵闹拥挤的出租大院已空无一人。半月内,平房乡已腾退清空了32个出租大院,下一步将着手进行拆迁,腾退后的土地将全部用于还绿美化。本报记者 李继辉摄

朝阳北路北侧,32个出租大院落地生根少说已有20年,却在短短15天内彻底腾空。腾退后的土地将全部用于建设绿地、美化环境。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朝阳北路北侧的亮马厂中心街,不足十米宽的小路平整干净,沿路两侧各砌了一道矮墙,墙后便是成片的砖瓦平房。经过腾退,平房区人去屋空,门窗也已被拆除。几位身穿安保制服的工作人员正不断来回巡视。

“这些出租大院可有年头了,20多年前就在亮马厂平房区扎下了根,紧挨着朝阳北路,直线距离不足1公里。”平房乡副乡长林成介绍,亮马厂共有32个出租大院,被密密麻麻分成2500个房间对外出租。随意走进几间瓦房,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但因为面积仅七八平方米,所以仍显得低矮逼仄。除了住人,大院里头还滋生了不少低级次产业,如垃圾场站、汽修铺、理发店、家具厂等。其中,亮马厂中心街更是遭居民投诉最集中的区域。两侧商户搭起简易帐篷,占道经营,木料、床垫等易燃品摆得满街都是,离变压器只有几米的距离。还有人在变压器支架上拉起绳子,挂上服装叫卖。

2016年年底,平房乡被列为朝阳区第一道绿化隔离带试点乡,决定清退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留白建绿。陆克明是亮马厂平房区的腾退工作负责人。“出租大院已经开了那么多年,突然要腾退、拆除,经营者一开始肯定都接受不了。”陆克明说,工作组只能磨破嘴皮子,逐户做工作。19位同志共分3个小组,走家串户动员出租大院的经营者,往往是从清晨一直谈到晚上,每天都要走10多公里路。那一阵子,老陆和同事们的手机计步器上,步数总在2万步左右。

经过连续几天的动员,经营者看到了乡里清退低级次产业的决心,也渐渐明白过来: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出租大院拆除是迟早的事。工作组随即从占地大、建设早的几家出租大院入手,请他们先行腾空,以带动其他经营者。果不其然,大户一搬走,其余正在观望的出租大院也很快搬离。

从接到腾退通知,到逐户动员、入户测量,再到最后完成腾退,亮马厂平房区仅用了15天时间。

租户离开之后,不少人把不要的破被褥、旧煤炉随意丢弃在了大院里。为彻底杜绝安全隐患,乡里赶紧又花了半个多月时间,把这些易燃易爆物品全部清空,并在出租大院外面结结实实砌上墙,避免商户重起炉灶。等具体的补偿政策定下来之后,这片出租大院就将拆除。

“原来这里又乱又脏,人也多,从早到晚地堵车。现在道路整洁通畅了,感觉日子也舒心了不少!”住在亮马厂中心街附近的张先生说。

按照本市规划,五环路附近将建设一道绿化隔离带,朝阳区平房乡恰处于绿隔地区。但由于历史原因,绿隔迟迟未能建成。此次亮马厂平房区腾退后,土地将全部用于还绿。今年,平房乡总共计划拆除腾退各类违法建设、低级次产业50万平方米。春秋两季,还将重点在姚家园和石各庄村播绿300亩。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作者:朱松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