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住率一成 北京南城养老院“爆冷”

2017-02-10 08:59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北京的养老圈里,被称做“南城养老院”的北京一福寿山福海养老服务中心可算得上是经历十分“传奇”的一家。2009年,业界传出南城将建设一家罕见的大型养老机构的消息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这家南城最大养老院即将开业的消息。2015年10月,有关南城养老院的各种猜想终于有了答案,一福寿山福海养老服务中心正式开业。然而,2月9日北京商报记者再次回到这里时却发现,作为北京首家公建民营养老院试点,南城养老院运营首年比想象中“坎坷”得多,截至目前入住率仅有一成多,基建配套不完善、交通不便等问题困扰着它的经营者们。

曾经的“网红”入住远低预期

一年多前,高调开业的一福寿山福海养老服务中心成为了人们眼中的“网红”养老院,在南城最大养老院、北京首个公建民营改革试点养老机构等重磅头衔的加持下,人们将这家机构视做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做养老的样本,期待不断加码。

据介绍,南城养老院建筑面积33035平方米,内设有一家二级老年康复医院。养老院总床位688张,其中养老床位648张、医疗床位40张。此外,按照相关政策要求,经测算后,南城养老院决定暂时拿出20%的床位用来保障优待服务保障对象的养老需求。

按照开业时南城养老院运营方、恒坤寿山福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董猛对外介绍的收费标准来看,每月单床收费标准仅两三千元、总费用基本在每月四五千元的价格也确实属于同类型养老机构中收费相对便宜的。当时就有业内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价格优势相对较明显的南城养老院有知名连锁品牌支撑、政府背书等各种先天优势,入住率应该会快速上升,甚至可能在前两年就出现饱和、排队的情况。

然而,满满的期待却还是不敌残酷的现实。一福寿山福海院长孙艳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15年10月,一福寿山福海开业后短期内预订还是相对火热的,初期至少有70-80位老人预订了床位,然而,实际入住情况并不如想象高,“开业后两个月即2015年12月老人正式入住时,相当一部分预订没有‘兑现’”。孙艳芬透露,截至目前,南城养老院正式入住已有一年零两个月,入住老人53人,在用床位数为72个。以此计算,目前南城养老院的入住率仅有11%左右,“这与我们预估的首年实现20%的入住率确实有一定差距。”孙艳芬坦言。

交通不便设施不全问题凸显

令人跌破眼镜的低入住率的出现并非偶然,南城养老院开业首年,隐藏在先天“光环”后的问题集中暴露了出来。

“至今,一福寿山福海明显的交通条件短板仍然未被补齐。”孙艳芬直言,这是打消不少老人及家人选择南城养老院念头的关键因素之一。位于大兴区庞各庄镇的一福寿山福海在南六环南侧约20公里处,北京商报记者从地铁四号线最南侧终点站天宫院站打车前往共用了20多分钟,中途出租车司机曾两度迷路最后走上一条乡间小路才得以到达。孙艳芬也表示,目前附近仍没有公交线路往返于最近的地铁站与养老院之间,公交车最近也只能到庞各庄桥附近,除了自驾车前往,一福寿山福海只能尽量派车接送家属和老人暂时性地解决交通不便的问题,但这绝非长久之计。

孙艳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大兴区内运营的公交线路基本都是民资性质的,一福寿山福海所在的线路途经村镇、居民较少,人流量分散,这些公交运营企业自然不愿单独开设一条不挣钱的线路,“现在我们正在与相关单位商量能否采取折中的办法,即将附近已有线路延长,让部分车次能定期绕行至养老院,实现上下午各2-3趟公交途经”。

与交通条件相比,南城养老院的设施看似相对完善得多。然而,在过去的一年中,孙艳芬和她的团队却因基建缺失的问题头疼不已。

据介绍,目前一福寿山福海对接的水电气市政设施仍不健全,以其中问题相对突出的排水系统为例。“去年,北京经历了‘7·20’暴雨,南城尤其是庞各庄附近雨量达到了多年一遇的峰值状态,只能依靠内部中水消纳的一福寿山福海也因此形成了大量的积水。”孙艳芬回忆称,当时养老院内部地平面上就有20-30公分的积水,地下倒灌严重,高压配电室、弱电机房、餐厅、中水机房等设施大量设备、房屋被淹,地下水位已经高过了距离地面一米的窗台,布置着电缆线的墙体上甚至都在向屋内喷水,积水问题持续时间长达一天一夜。

“积水不仅造成养老院内部3-4个小时的停电,还令中水机房整体停止运转,老人房间内冲马桶等生活功能被迫中断运转。”孙艳芬坦言,目前大兴区庞各庄区域的大市政工程建设主要集中在庞各庄桥西这一相对繁荣的地区,桥东则是根据当地的三年规划逐步完成,“我们等不及三年规划完成再完善排水系统,计划在今年汛期前完成,因此就只能与最近排水口产权所属单位协调,但这一过程也遭遇了费用模糊等问题”。孙艳芬透露,为了给那一次暴雨积水“善后”,政府和运营方共花费了100余万元,而放眼全年,一福寿山福海在运营上的亏损达到了520多万元。

公建民营长路漫漫

长期以来,南城养老机构的建设速度和规模都是相对较低的,大型养老院更是少之又少,早年间,不少想选择机构养老的老人都会习惯性地走出南城寻找更成熟、更具规模的养老院。而南城养老院开业首年遇到的种种问题更显示出这一地区在服务设施规划、运营上存在的不足。

有养老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之所以社会资本也不常选择南城作为养老机构投资首选,就是因为连有着公办背景的南城养老院都用了七年左右的时间才开始经营,开业时间一再延期,企业就更对南城的机构养老需求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了。

不可否认,对于南城养老院试水的公建民营模式,不少企业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但尚在摸索阶段的公建民营要想充分发挥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述企业负责人担忧地表示,近两年,北京的民营养老机构出现了一波投建热潮,央企、国企、民企甚至个人资本都在投资民营养老机构,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拿出物业来做养老机构,新成立的、陌生的养老机构频繁出现在市场中。“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和老人们的观念却还没有如此迅速地转变,入住养老机构的需求增速可能并不如养老机构增长的快,不少民资可能短时间内难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本投入到利润率并不算特别高但开发难度不小的公办养老机构上。”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文 代小杰/制表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作者:蒋梦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