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企业“身体”远离 情怀留在北京

2016-11-24 09:3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京津冀一体化,是最近一年的高频词汇,它的出现,悄悄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每个人身边都得有三五个朋友跑到天津、河北看房,遇见不错的,可能当即就拍板买下;父母周末常去的地方,已经从家门口的公园变成了北京周边的自然景区,一张通票玩遍多个城市;北京人去天津吃顿海鲜,30分钟的城际列车带来了六环路都未曾达到的便捷;河北人来北京逛逛宜家和奥莱,京港澳、京藏、大广等多条高速,使行程缩短到两小时内……未来,京津冀会成为一家,已经成了人们心中默许的事实。

的确,伴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的快速推进,特别是北京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法规政策,在逐步调整、疏散着首都的各个产业到周边城市。然而在新一轮的搬迁和转移中,《广厦时代》发现,很多家居企业明显跳出了京津冀的圈子,向更远、更外围、更分散的地域“进发”。

【态度】

二次搬离的顾虑 决定了“一步到位”的心

今年5月,荣麟家居与山东临沂现代化工业产业园签约,正式拉开生产基地战略转移的序幕。7月开工,8月启动,9月工厂正式试车,10月全面建成,并开始了搬迁工作。同时,据了解,在北京市场收获不俗口碑的实木家具品牌塞纳枫情也将迁移到河南。也有不少家装公司,如东易日盛旗下速美超级家,也将2017年服务商的开发重点落在了辽宁、山东等环渤海城市。除此之外,苏北(江苏北部地区)、安徽,甚至内蒙古等距离北京较远的地区,都成为了此番转移的热门聚集地。

为什么转移到更远的地方?上周,京津冀及周边30城陷入重度及以上污染,石家庄出台紧急治污措施应对雾霾,从11月17日到12月31日,主城区单双号限行,七大行业全部停产。虽然目前没有更新的政策出台,但制造企业再度外迁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对此,北京家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晨表示,未来的迁移可能是更大规模的,而一次迁移所带来的成本和影响也同样不容小视。为了使品牌受二次升级和技术提升的影响降到最低,迁移到更远的地方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当然,北京品牌落户外省、工厂和制造端某些板块的外迁,并不意味着品牌的外迁。就行业来讲,这些品牌在北京诞生、孵化,依然拥有纯正的“北京血统”。虽然把制造基地搬离北京,但从设计到研发,从管理到销售,相应的标准都没有改变。

京津冀协同发展 “高精尖”与“环境友好型”并进

北京家具生产企业的外迁,一种是生产环节外迁,一种是立足产业升级基础上的规模扩大。对于品牌和城市来说,影响到底有多大?是被迫的“出走”,还是顺意的“远行”?

对此,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表示,企业外迁后,将保留产业链的两端——设计研发和销售,核心竞争力将留在北京,必然会推动我市的智能制造、服务制造,推进生产型向服务型模式转变、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变,形成我市家具行业新格局。所以,企业外迁不仅不会制约北京家具行业的发展,反而更能促进行业的做强做大。

同时,优势企业的生产环节外迁,不单纯是扩大生产规模,而是在绿色环保基础上的转型升级,向环境友好型企业的迈进。而留京的企业,也将发展为“高精尖”产业。这样资源将向优势企业集中,“强者恒强”,逐步形成大型产业集团,形成一批优势龙头企业。不仅提高了行业劳动生产率,也能提高行业的社会贡献率。

当然,企业的外迁,更不是污染转移,而是高标准入园条件,以绿色环保作为基本要求。他们大多组团发展,形成产业集群,解决了目前北京家具企业零散、资源不能共享、产业链不足等问题。目前,有部分企业入驻河北的大厂、芦台、汉沽、文安、天津宝坻、山东宁津、临沂等地,有的已投资建设。

【影响】

一体化带来的成本增加 消费者无需过多承担

有消费者会问,工厂都搬去了外省,带来的成本物流运输、人员、技术成本,会不会都加在了消费者头上?答案虽然是肯定的,但事实也并非人们担心的那般夸张。从产品价格方面来讲,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业内人士算过一笔账,一个企业的供货半径在二三百公里之内,对物流成本的增加并不大。当然,从行业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讲,随着北京家具产业的转型,向“高精尖”发展,势必会增加产品的技术附加值,也就意味着产品价格会有所上涨,消费者在家具上的投入会有所增长。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精神层面的需求也应有所变化,因此由于产业转移所带来的关于“钱”的问题,会随着时间的延伸而变得微不足道。

配合消费者周边置业 家装公司整装待发

京津冀一体化带来的最直观变化,就是在北京周边买房的人在近两年直线上升,无论是自住还是投资。因此,装修就成了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从北京带队伍过去太麻烦,找当地的队伍又不放心,到底什么时候家装公司也能‘一体化’?”

作为家装行业首家上市的东易日盛,自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扛起了重任,将旗下的互联网家装品牌——速美超级家带到了全国28个省市,其中华北地区就已开业了16家。据了解,速美超级家已经有一家直营店落户天津,燕郊也将在2017年年初开设直营店,同时,廊坊大厂、固安、霸州等地也会根据楼市发展情况,以事业合伙人模式经营新的店面。值得一提的是,速美超级家的全新模式可以实现咨询、交付定金、签订合同、工地管理等流程线上操作,并与国美集团进行了深度合作,对于在北京周边买房的消费者来说,节省了不少时间成本。

无独有偶,博洛尼F2C家装近日正式发布3.0版本,不仅在环保方面从原先的建设部GB50325标准升至卫生部GB/T18883标准,使“变态级”标准严苛了10倍,更是在水电改造等隐蔽工程上将质保期从2年提高至10年,从施工工艺到品质都做了不同程度的升级。最值得一提的是,新开发的House Me家装智能系统可以使消费者利用手机远程关注装修过程的全部节点,并及时跟踪和反馈,不仅免去了监工的奔波,也提升了家装体验。虽然F2C家装面对的主要群体是北京的消费者,但在北京周边置业的人群,在支付一定远程费的基础上,同样可以享受到熟悉的北京家装公司的贴心服务。据了解,业之峰等老牌家装公司也对北京周边的消费者提供了远程装修服务。文/方博

【观点】

搬离的会继续生长 留下的都弥足珍贵

搬离,搬离,搬离。

都搬走了,还有谁留下?

首钢开始,越来越多曾经在北京名号响当当的工厂和企业,因为环境、产业升级转型等诸多因素,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家居品牌也是如此。虽然有的只是生产环节的外迁,但转移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需要改变。

当设计品闯入大众视野,当红木家具被广泛认同,家具已经不再是单纯满足人们特定用途的物质器具,而是上升到了人们精神层面的需求和对文化艺术的追求。所以,那些大工厂搬离后,小而美、细且精的与文化相关的产业被保留至今,并且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远离。

比如荣麟家居,旗下的槟榔和梧桐系列虽然全部迁移至山东临沂生产,但京瓷系列依然留在北京。很多家具品牌都将更具传统价值和与文化相关的产业继续放在北京的“大本营”,在全国范围内打造影响力的同时,选择把“情怀”留下。

还有曲美、百强等环保工厂,龙顺成等百年老字号宫廷家具,它们或有着严苛的环保标准,或有着难以取代的文化价值,都在北京这个文化之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存在着。

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可以预想到的是,未来留在北京的,一定是最好的卖场、最环保的家具、最先进的制造工艺,以及,最有内涵的好故事。

要珍重 更要自重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也发现,还有很多北京家具品牌迟迟不肯发声,对于工厂迁移持观望态度。距离《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中明确标注的“2017年1月1日起,北京市家具制造行业禁止使用有机型溶剂(油性)涂料喷涂工序”规定,还有一个多月就到期了,北京现存的家具工厂,究竟是否改造,改造得是否彻底,我们都不得而知。采访得到的答案,大都模棱两可,嘴上说着“密切关注”,却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我们也得知,曾经决定要手拉手一起“搬家”的几个小伙伴,有的已经高效搬离,有的因为种种原因还守在原地,似乎我们时刻关注的“倒计时”,在它们看来也并非迫在眉睫。坊间也有传言,跟当地政府搞好关系,也就“高抬贵手,不让你走了”。

抬头望望窗外的雾霾,扭头看看家里同时运转的多台空气净化器,无论你是否拥有北京的房子、北京的户口,作为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我们都在饱受空气污染的伤害。

无论家具企业的水性漆改造做与不做,生产工厂搬与不搬,我们都希望陪伴每个人的家居产品在环保方面可以接近完美,希望身边的家具生产企业不管在北京,还是搬到周边,甚至更远的地方,都不会给人们的健康和空气带来负担。

很难么?可能并不。愿我们互相珍视。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作者:方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