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缅怀深藏内心的“老北京”

2018-04-08 09:44 中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清明,从历史的深处走来,它是一个节气,又是一个节日,既有祭祖追思对先人的思念之情,又有踏青等习俗,清明是一个集聚特色的节日。

中国的节日,大凡和祭有关,以祭悟道,这是中国人的智慧。

清明节是最具代表性的与祭有关的节日,它具有丰厚的文化内涵,不仅是人们缅怀先人的节日,叶落归根、认祖归宗的家国情结也在清明里得到了登峰造极的表达。无论你人在何乡,身处何位,只要你的心中还有“家”,清明就会在你心中。我们读唐诗,有“路上行人欲断魂”之句,陆游诗《临安春雨初霁》“犹及清明可到家”,也是在说赶着清明节往家里走。

清明祭扫,历来为国人所看重。“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一个特定的日子来到墓园,面对那些已经入土为安的亲人们,你不仅能听见生者对逝者那如泣如诉的话语,更会默默祝愿他们在天国里安身立命,保佑晚辈,而自己也会在现实生活里更加善待活着的长辈们。这是中国孝道借助祭扫实现的一种延伸。

清明节是一个今人与古人、生者与逝者、现在与过去、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进行多重沟通与交流的特殊时刻,饱含着中国人对阴与阳的哲学思考、对人间大爱的珍视呵护、对人生价值的道德判断。“山水”同在为“清”,“日月”同在为“明”,一个“同”字,道尽了天地秘密,是在精神上沟通,阳与阴的一个虚拟文化平台。

逝者已去,生者还要行走在人生的路上,因此,人们一方面要祭奠亡人,另一方面也要迎春游乐以顺阳气,选择这样一个气清景明、万物皆显的季节祭奠、缅怀、感恩、追思,踏青、折柳、沐浴、吟咏……我们的祖先可谓用心良苦。人是有丰富情感的生灵,人在感怀中,方知生命的意义,存在的价值,通过这样的方式交流沟通,历史便有了人性的温度。

庄子认为,人不必执著于生,因为生若是一次远游,那么死就等同于归。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这是人类潜藏心底的本能的叩问。如今,面对红尘滚滚、物欲横流,还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心灵的“清明”?珍惜得到的一切和拥有的一切,明白有情相守才是家,从此行为坦荡、心灵“清明”,这才是对发轫于历史深处的清明文化的“古为今用”。

之于清明文化的“古为今用”,试问西方文化的洗礼下,中国建筑是否还能坚守中国文化的底牌。

“拆”之风在中国的东西南北中肆意狂飙,全国无不在拆与建之中。似乎,只有高楼林立才是城市的标志和象征。疯狂的拆与建之后,格式化的建筑与城市,完成了陌生化的进程,古老文明的记忆被抹掉,日日新的城市正拧断和我们的最后一丝连接。钢筋水泥怪物把天空肆意分割,吞噬着我们的家园,也正逐渐隔离人与人之间血肉相连的亲缘。

然而,最是令人黯然忧伤的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留下的文物古迹自然不少,但如今所存原版已是凤毛麟角。很多消失在遥远年代的古迹只存文献难觅影像。

此处可问,肆虐的“拆”是否拆掉了你我内心的“清明”,是否要彻底拆掉你我心中的“老北京”。

在盛德紫阙初建时期,开发团队便针对于此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他们深知对于这座城市、对于这块土地自己所承担的责任,无数的不眠之夜,无数人的辛勤努力,让盛德紫阙更加贴近人性最本底的需求。于二环安定门旁,一种高尚的生活形态渐渐清晰起来,这块盛载着曾经辉煌的土地也在人们的热盼中开始苏醒。

从曾经的红墙白瓦、胡同串子的故事到现代中西合璧的时代经典,从恢复城市的人文居住意义到在盛德紫阙必须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决定。这一切都在验证一句话“在拥有文明的土地上才有荣耀的历史,在荣耀的历史之下才有民族的光辉,这才是土地的本源价值”。

紫阙天禄,位于中轴龙脉之上,与紫禁城相隔4公里,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地段,也是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保护区。作为责任地产商,紫阙天禄坐拥皇家资源,是中国皇家历史文化的“好望角”,守护着中国历史文化,传承中国故事。

置于清明时节,缅怀已故亲人,你我是否也在缅怀拆掉的“老北京”?目前,盛德紫阙266—447平米人文涵养大宅,期待你的收藏。另外,1.6万平米底商全球招商中。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