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危机贾跃亭难辞其咎 孙宏斌能否带来希望

2017-08-04 16:33 慧聪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只要贾跃亭不现身,关于他的所有消息必然会和“骗局”“跑路”“失败”等等人们不喜欢却很刺激眼球的词语连缀在一起。

乐视控股及关联企业资金枯竭的现实,贾跃亭难辞其咎。但在解决乐视控股内外债务的关键时期,贾跃亭若直接和投资人、客户、供应商以及员工们面对面,那么关于他“跑路”的质疑会少得多。不幸的是,有目击者看到贾跃亭在美国的一个机场进入安检通道——根据时间推断他本应于北京时间7月21日夜间飞抵北京,这令与之有利害关系或者关心乐视事件的人无比振奋,可最终却是失望——蹲守首都机场的人没能在出口处等来贾跃亭。

没有人知道贾跃亭在那天经历了怎样的夜晚,更不知道他的所思所想。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他之于乐视于情于理都不该是当前的这种样子——他说过要尽责到底;他迟早要面对他的员工以及所有昔日伙伴——无论是逆转困局风光归来,还是一句道歉。

对贾跃亭来说,他的当务之急只有四个字:“找钱”“还钱”。对于他的生意来说,不管是乐视的上市资产,还是汽车、体育等等,短期内的品牌伤害无法避免,至于最终成败(主要是非上市资产)都系于他一人。

即便他的所有资产都被冻结,在他没有做出新表态以前,一切都不能盖棺定论。在这个喧嚣的中场时间,贾跃亭是否真的准备好了,他会打好这一仗吗?

    ff 91的省思

到7月25日,贾跃亭的个人微博已经连续5天没有更新。也是在那一天,贾跃亭虽然在铺天盖地的舆论讨伐中依然“沉默”,可一则秒拍视频似乎传递出他的“声音”。

视频的介绍是,外媒记者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公路上看到了正在路试的法拉第未来电动超跑ff 91。这则视频传递的核心信息只有一条,就是贾跃亭正在按步骤实施ff 91量产计划,侧面“证实”他依旧有实力推动旗下电动汽车项目。

自7月4日到达美国后,贾跃亭一共发了包括《我会尽责到底》宣言在内的6条微博。所有微博内容都涉及到汽车,或者说这些微博就是他为推动ff 91量产的工作动态。至7月18日贾跃亭公布前宝马(bmw)集团高级副总裁、i系列电动汽车项目负责人ulrich(ulli)kranz(克兰兹)出任ff首席技术官(cto)后,贾跃亭的“微博日志”才暂停。以上视频似乎是对贾跃亭赴美后的工作成果的一个展示,这些工作勾勒出一个大致图景:贾跃亭到美国后,立即与克兰兹等密集磋商,接着克兰兹接受贾跃亭的邀请和任命,最后(或者同步)ff 91路试。克兰兹的到来和ff 91路试似乎有必然联系,因为贾跃亭在7月18日微博中说,“相信他(克兰兹)的到来,一定会加速推动ff 91高品质的量产。”

那么,克兰兹会是贾跃亭的白武士吗?ff 91会是贾跃亭突围的利器吗?

克兰兹是汽车圈里的人物,他在宝马期间缔造了宝马i系列电动汽车的成功。需要指出的是,他的这种成功是建立在宝马雄厚的技术和制造基础以及财务基础上的。和宝马比,法拉第未来是典型的初创企业:工厂计划在推进中,财务上需要新融资。除了克兰兹的任命,法拉第未来还宣布,其全球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克劳斯)兼任法拉第未来首席运营官(coo)。克劳斯于今年3月加入法拉第未来,主导公司所有投资者关系和资本管理工作。这就形成了法拉第未来的新架构,克兰兹负责ff 91上路和工厂管理,克劳斯负责财务控制和后勤以及产品推广等工作。

贾跃亭原计划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apex工业园投资10亿美元建设新厂,目前变更为购买加利福利亚州或内华达州的现有工厂,以便在2018年前迅速开工并实现ff 91量产。这种做法无可厚非,贾跃亭对标的特斯拉,其最初的工厂购买自通用汽车公司(该厂于2009年申请破产),原本估价达13亿美元的工厂,特斯拉只花了4300万美元。而且,特斯拉在那座工厂大量使用市面上采购来的二手设备。因此,贾跃亭如果买现成厂房以及后续也用二手设备上生产线,预计会大幅降低资本投入,克兰兹也将马上就有用武之地。

原本要在起点上直接超越特斯拉的贾跃亭,如今来看至少在建厂策略上变成了复制特斯拉。不同的是,当年特斯拉买工厂时,其第一款电动车tesla roadster已经解决主要技术障碍,且开始交付用户使用。贾跃亭当前面对的却是:路试中的ff 91以及空前的财务和信誉危机。

一般而言,ff 91从路试以至量产,贾跃亭要投入的资金仍要以亿美元计。即便克兰兹在2017年最后几个月完成ff 91路试的所有工作,以及工厂的改造、设备采购及员工培训等——这本身就需要巨大的成本,后续的首台ff 91交付以及市场渠道建设等还需要时间以及金钱。目前来说,“克兰兹”三个字就是一笔不菲的开支。2013年数据显示,当年德国30家大企业高管的平均年薪为5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085万元)。另有人测算,克兰兹在宝马时的年薪应该在150万欧元左右(约合1177万元人民币)。即使按照后者平价计算,贾跃亭每年仅发给克兰兹的工资就在千万元人民币以上。

假设贾跃亭顺利量产ff 91并上市,那么法拉第未来就能变成又一个特斯拉?这未免过于乐观。tesla roadster2008年量产时的成本约为12万美元,市场售价约11万美元,就是说每卖出一台车净赔1万美元。艰难时刻,是在一家汽车公司投资7000万美元以及马斯克自掏腰包拿出6000万美元的情况下,特斯拉工厂才维持运转。及至次年美国政府给了数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后,特斯拉才算松了一口气并很快运作上市。第一台tesla roadster是2008年交付,特斯拉至今常年亏损,期间盈利的季度仅有两个。回顾特斯拉的亏损原因,主要是特斯拉一直在投资扩大研发、产能、关键零部件配套厂以及终端市场配套设施等。这种亏损换来的是特斯拉的关键技术不断进步,产品序列化,以及成本的下降。2015年中,tesla廉价车model s 60起步价为6.6万美元。今年,即将入市的tesla廉价车型model 3起步价为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万元)。model 3比model s 60便宜了一半,是最初量产车型tesla roadster售价的三分之一。这意味着特斯拉的量产成本已经有质的飞跃,今年一季度特斯拉汽车相关业务的毛利率达到27.4%,依此计算model s 60成本约为4.79万美元,model 3的成本(毛利不变的情况下)约为2.54万美元。特斯拉去年上市的旗舰车model s p100d,美国市场售价128200美元(约合人民币86.4万元,国内售价在130万元人民币左右),成本约为10.77万美元。

简单来说,特斯拉的成功经过是先有技术,然后不断融资提升技术、降低成本,产品上市后继续融资,最后推动公司上市,依靠资本市场融资解决技术、市场所有问题。特斯拉净利润虽然长期报亏,但成本降低和市场扩大的事实让其股价节节攀升。

回到法拉第未来,ff 91的技术参数十分酷炫,但ff 91的生产成本却从未公布。

在今年初ff 91样车发布时,考虑到其拥有高功率电池组、众多黑科技,外媒猜测ff 91售价区间将在10-15万美金(约合人民币67万元-101万元)左右。更有自媒体人宣称ff 91实际成本可能接近100万元人民币(约合14.83万美元),售价肯定是100万元以上。ff 91显然不是和廉价的model3看齐,而是在对标model s p100d,但成本预计会比后者高出37.7%。

在ff 91没有量产之前,用成本和售价来和其他产品直接对比是不公平的。但只要ff 91上市,其技术参数、品质稳定性、外观设计等等无一不会被拿来和其他竞争产品做横向对比。这要求ff 91既然要做世界最高价的电动汽车,必须有全球最好的品质。

实际上,若量产的ff 91和之前ppt上介绍的一样出色,贾跃亭的资金问题将不再是问题,因为会有无数资本找上门来。反之,贾跃亭势必面对一个更艰难的局面。

此时时刻,贾跃亭需要许多个“克兰兹”,因他需要一个成功的ff 91。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