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高速增长 刘强东:三轮车贡献大

2016-02-17 21:32 中国家电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5年12月25日上午10时零8分,当年全国的第200亿件快递寄出。

我国快递业务量从100亿件到200亿件,仅仅用了432天。

作为我国经济的“黑马”,快递业务5年新增就业岗位100万个以上,对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起步晚、发展快,快递业也遭遇了“成长的烦恼”,逐渐暴露出行业政策法规体系不够完善、基础设施滞后、安全风险不断暴露、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交通运输能力较弱等问题。

为此,交通运输部和国家邮政局于2013年就启动了快递条例起草工作,在广泛调研和论证的基础上,形成了快递条例草案,并征求各有关方面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

目前,国务院法制办修改形成的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共8章51条,并于2015年11月再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快递立法能否解决种种乱象?围绕快递条例的制定,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和企业代表建言献策。

烦恼:“最后一公里”难配送

建议:制定快递车辆通行标准

“最后一公里”物流是配送的最后一个环节,但是从配送中心到用户手里的过程,却出现了难题。

“最后这一公里已成为快递业发展的瓶颈之一。”全国政协委员、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说,我国的劳动力便宜,不少快递员都是农民工,而与此相辅相成的是,快递行业的激烈竞争,已经使得各快递企业成为微利的企业,由于资金不足,他们缺少再生产、再投入的能力。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国华十分认同,快递企业资金不足,使得终端网点的建设能力也陷入困难,大量快件在路边分拣处理,不仅造成安全隐患,也影响市民出行和市容市貌。

不少城市都能看到快递三轮车在城市中穿梭的现象,这在快递业通用的配送方式,不仅给交通带来隐患,也使快递员的安全受到威胁。“全国地级以上城市有74个不允许三轮车通行。”李国华说,但实际效果并不好。

“没有三轮车,这个行业基本上很难发展。”京东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直言,每个快递员一天快递量是100件左右,一个包裹不到1公斤,汽车体积过大,两轮摩托车又装不上,北京市大约有5000辆电动三轮车,每天能投递50万个包裹。

刘强东认为,既然无法完全取缔快递三轮车的通行,那就最好制定相关的快递车辆通行的安全标准和减排措施,既能减少城市管理的尴尬,也为环境带来好处,更多的是减轻企业的负担,为电动车争取更多的路权。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林业厅巡视员吴鸿建议,应由交通主管部门牵头,会同快递行业主管机构,广泛征求生产企业及快递行业的意见,尽快出台符合企业实际需求的电动三轮车标准和管理规范。同时,结合标准出台相应的认证体系,对生产企业和电动三轮车进行认证,对符合标准的电动车统一标识,并给予城市配送车辆便利通行权益。

吴鸿还认为,应鼓励企业为专用电动三轮车安装智能终端设备,对电动三轮车实行动态管理,推动末端配送物联网的建设。“可以在同一区域内建立起面向不同快递企业和电商配送的平台,投资共建一个配送网点,不同的快递公司和电商配送部门可以将包裹送到共同配送网点进行集中分拣、储存和配送,可有效减少各快递公司在同一区域内的人员、车辆往来配送的资源浪费。”

电子商务企业往往集中在大城市,而越来越多的订单来自于中西部或者三四级中小城市,不少农村的道路不通,配送网点和网络设施都不健全,这也给“最后一公里”的解决出了难题。

据悉,中国邮政正在江西、重庆等地试点“快递超市+村邮站”的“快递下乡”模式,向民营快递企业开放农村配送网络,力争2017年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通快递”。

“目前在广大农村快递末端配送网络少,建设成本和运营成本高,如果让企业来承担压力较大,应当在条例中明确政府‘服务三农’的实际举措。”李国华建议,各地政府出台政策,鼓励有实力的快递企业建设公共配送平台,满足城乡居民快递服务需要。

“现在包裹量这么大,有一些人反映,在机关的人不时地下楼签收包裹,可能会影响工作,而有些工位上的人不可能出来签收包裹,投递只能在晚上,造成快递企业投送困难。”李国华说。

因此,李国华建议推广智能包裹柜,他介绍说,智能包裹柜相当于过去的信报箱,将包裹放进空箱,并电话告知用户,用户可以随时去取,并在验收的时候以身份证号来核对,这样也与实名制的规定不冲突。因此,可以在机关、企事业单位、写字楼、居民社区、大专院校等适宜设立智能包裹柜的单位,以及公交站、地铁站、停车场等公共场所,为快递企业设立智能包裹柜提供场地、电力和网络方面的支持。

烦恼:快递收寄验视落实难

建议:细化收寄环节义务规范

2015年9月30日,发生在广西柳州市柳城县的多起爆炸,就是由多个装在快递包裹中的爆炸装置引发的。

“安全问题是快递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有关部门已经作出决定,要实行收寄验视、实名收寄和X光检查措施。”马军胜说,但实际情况却很难做到三个100%。

不少企业表示,要做到三个100%,无疑会加大工作量、增加成本。

对此,马军胜建议,为提高落实的针对性和精确度,应在法律上明确三项措施原则的基础上细化收寄环节的义务规范。

在顺丰速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卫看来,对于开箱检验用技术手段就可以解决。首先,通过分析发现,最容易有问题的快递物品多是个人对个人的寄递。其次,人工开箱成本太高,也容易出现误差,因此通过大数据去挖掘问题,利用专控的后台系统去管控,可以让快递企业和电商企业很好的发展,又可以保护到国家的安全环节,让法律执行落地。

有消费者担心隐私被泄露,不愿意进行实名收寄,这也成为实名制的难点之一。“现在生活中很多人邮寄快递是直接写好快递单,如何知道对方填写得是否真实,如果对方不配合,要核对是根本不可能的。”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侯欣一说,必须在操作层面增加规定,比如收寄快递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等。

近年来,利用快递用户个人信息,进行诈骗、盗窃的案件时有发生。2012年7月,30岁的离职快递员张昆鹏谎称送快递,骗开喜欢网购的北漂女歌手付丽的家门。

“从案例可以看出,公民个人信息的流出对公民保护是非常不利的,这需要我们从业人员、快递企业和监管部门同心协力来把公民信息保护的制度完善起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甄贞说。

对此,甄贞提出三点具体建议:

第一,规范快递人员从业标准。快递企业应加强对快递从业人员尤其是数据库运维人员的招录、把关、审核,建立快递从业人员档案。完善快递从业人员执业规范,强化其法律意识和责任意识,牢牢守住保障快递用户信息安全的第一道防线。

第二,强化监管部门监督管理。应利用信息技术建立快递业安全监管信息平台,将泄露用户个人信息的快递企业和快递人员纳入违法失信“黑名单”,并向社会公开。同时,要加强对快递企业用户信息安全情况的监督检查,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建立快递用户信息安全共享机制,以常态化的强力监管迫使快递企业责任落地。

第三,统一个人信息采集源头。应加强个人信息源头管理,对需要大量采集个人信息的企业,实行统一授权管理,通过审核认证的企业,方可采集公民个人信息。应当统一商业活动中个人信息的采集标准,基于便捷、安全原则,最小范围采集个人信息,采集的信息应由企业统一留存,不得留存在采集人员的个人采集终端上。

在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浙江省委副主委计时华看来,要保护用户信息安全,应将快递企业定期销毁快件运单中的时间期限作出具体规定。鉴于民法通则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为避免快递纠纷诉至法院时出现对纠纷双方最重要的快递服务合同已经被销毁的情况,建议对“定期”的“期”作出适当规定。

对于快递包裹经常面临的暴力分拣、延误、损毁、丢失等不安全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认为,只处罚款是不够的,还需要完善保价制度和保险制度。“这两个制度是避免纠纷、减少消费者损失非常好的制度。”汤维建建议,应建立快递保价的信息系统,统一不同快递公司之间保价费率,并且建立保价的储备金,实行专款专用,同时应当充分发挥保险制度在快递损失赔偿中的作用。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